喝一杯吧

在一家印度特色的食物門口,一個印度人舉著招牌在做著廣告,咱一看是個機會,趕緊舉起相機,想著就偷拍一張吧。剛放下相機,那印度人隨著音樂的節拍舞動著身體,還示意我多拍幾張。哈哈,這可是讓人驚喜萬分的啊,趕緊連按快門,滿意之餘,苦於不會英語,只是用手勢給他做了個“OK”,並很開心地對他笑笑。後來遇到了外國人也都是很樂意地擺各種動作,把俺樂得真有點找不到北了。吃了各種小吃,我找到的都不錯,先生買的都不怎麼好吃,哈哈。然後在等待小兒子吃的空檔,便四處溜溜,見到機會便絕不會錯過。不經意間,看到一家人在賣鳳凰茶,趕緊走過去,照著人家的茶杯就拍。“我把杯子沖滿茶給你拍。”賣茶的女孩笑笑親切地對我說。

“好啊好啊。”俺當然樂意了,便站在旁邊看她泡茶。此時,想品茶的一對夫妻中的妻子對我說:“我也想買個單反,你說買什麼好呢?我還沒入門,什麼都不懂的。”

“我也不懂啊”我趕緊實話實說,想起人家師傅教咱地便也依樣畫葫蘆照搬:“如果剛學,應該買個普通相機,然後配個好點的鏡頭。”

說話這會,茶已經注滿,咱也趕緊乘機拍一下。

“你也喝一杯吧。”賣茶的女孩子對我說,咱剛吃了小吃,有杯茶可真是正中下懷,所以也不客氣地喝了。

“烏葉吧?”聞一下茶喝一口,我開口詢問。

“不是。”女孩子很快地說。

“鳳凰單樅茶。”那對夫妻的妻子對我說。

我禁不住內心發笑,可臉上卻還不敢太展示,笑著說:“鳳凰單樅茶中的烏葉品種啊。”

“哦。”那位妻子啞然笑。

“嗯,是烏葉。”賣茶女孩自己喝了一杯,然後點頭承認。

我又拿起旁邊另一壺茶聞一下,說:“這是黃梔香。”

“不是”女孩又很快否認。可一回她又不確實地說:“我也不知道。”

“那就是黃梔香了。”我笑吟吟地說,只要她不懂,咱還能不裝成很在行?豈不是虧了,哈哈。

“你也喝鳳凰單樅嗎?”其中的那位妻子又問。

“對啊,喜歡喝,不敢鐵觀音了,太傷胃。”我照實說:“而鳳凰茶茶素高,禁沖,而且香氣濃郁。”希望他們別把以為我是在幫著推銷才好。

絢爛夜的黑,誘惑你的眼

轉眼間,美食節已經辦了第十八屆,不記得多久以前去吃過一次,以後便再沒光顧。這一次這些天總在心裏想著,如何能讓先生帶我去?怎樣才可以達到目的?是撒嬌還是蠻纏?是裝作不經意還是表現十分熱烈?

每一次一臉無辜無限迫切地表示,我想去。

去就去唄。先生滿口應承,但我可不敢掉以輕心。說得好好然後變卦或者壓根不再提起的那可再常見不過的事啊。原來定於星期一,可星期日有個機會,我能不好好把握嗎?很委婉地表述了我的意思,很識趣地跟他說就是順路……

“你別一天到晚老想這個。”他在電話裏不耐煩的頂了回去。真是不出咱所料,想想這回真沒戲。可還是抱著一線希望,臉皮厚就厚點吧,反正把相機帶上,有是意外收穫,沒是理所當然。這樣一想,可不就不跟自己過不去麼?

辦完事,已經是六點了,小兒子也說我們一起去吃美食節吧。先生想了想說:“去就去吧,反正順路。”咱心裏竊喜,又聽他說:“你媽肯定會可惜沒有帶相機呢!”

“誰說的?俺帶了,呵呵。”俺聲音裏禁不住透出絲絲得意。

“還真帶了,有備而來呢!”先生有些嘲弄的意思。

“反正咱是抱著有也可,無也罷的態度的。”咱慢悠悠地說。

說話之間已經到了,路上社區的燈光把夜晚襯托得分外輝煌,絢爛了夜的黑。

原來打算走一圈之後再決定吃什麼,無奈面對想吃的東西又怎%