絢爛夜的黑,誘惑你的眼

轉眼間,美食節已經辦了第十八屆,不記得多久以前去吃過一次,以後便再沒光顧。這一次這些天總在心裏想著,如何能讓先生帶我去?怎樣才可以達到目的?是撒嬌還是蠻纏?是裝作不經意還是表現十分熱烈?

每一次一臉無辜無限迫切地表示,我想去。

去就去唄。先生滿口應承,但我可不敢掉以輕心。說得好好然後變卦或者壓根不再提起的那可再常見不過的事啊。原來定於星期一,可星期日有個機會,我能不好好把握嗎?很委婉地表述了我的意思,很識趣地跟他說就是順路……

“你別一天到晚老想這個。”他在電話裏不耐煩的頂了回去。真是不出咱所料,想想這回真沒戲。可還是抱著一線希望,臉皮厚就厚點吧,反正把相機帶上,有是意外收穫,沒是理所當然。這樣一想,可不就不跟自己過不去麼?

辦完事,已經是六點了,小兒子也說我們一起去吃美食節吧。先生想了想說:“去就去吧,反正順路。”咱心裏竊喜,又聽他說:“你媽肯定會可惜沒有帶相機呢!”

“誰說的?俺帶了,呵呵。”俺聲音裏禁不住透出絲絲得意。

“還真帶了,有備而來呢!”先生有些嘲弄的意思。

“反正咱是抱著有也可,無也罷的態度的。”咱慢悠悠地說。

說話之間已經到了,路上社區的燈光把夜晚襯托得分外輝煌,絢爛了夜的黑。

原來打算走一圈之後再決定吃什麼,無奈面對想吃的東西又怎%